打造敦煌文化时代新坐标

打造敦煌文化时代新坐标(墙内看花)

文物数字化、“数字敦煌”项目建设、丝绸之路文化遗产数字化成果汇集,正是我们的重要探索与实践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已经进入战时状态,全力投入筛选有效方剂。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王伟教授加入战斗,一直在对新冠病毒感染的临床病例情况进行收集和分析。看到葛又文拟好的方剂和方解,王伟说,这个处方包含了源自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的几个名方,融会贯通、古方新用、创新组合。

1月26日中午,葛又文来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把拟好的处方递交给王志勇,坚定地说:“我来请战!希望能到武汉阻击疫情。”

葛又文一下子就进入战斗状态。他初步判定新冠肺炎主要是因寒湿而起的寒湿疫,疫情的病因病机病理复杂,病毒对人体损伤严重。要在最短的时间、以最快的速度来阻击疫情,关键是抓住核心病机,迅速扭转病情,阻截病气传变渠道,尽快将病邪排出体外。葛又文想到了三个关键词:普适、速效、决胜。

截至2月4日,该方在4个省36个城市37所医院的214名确诊患者使用,通过综合观察,治疗新冠肺炎总有效率在90%以上。尽管本次临床有效性观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科研项目,只为迅速救治确诊患者,但临床验证结果与先期处方设计预判完全一致。更为难得的是,一半以上的患者服用一剂药症状就得到改善。清肺排毒汤用于多例重症和危重症病人的抢救,展示出良好的疗效。

放眼长远,答好制度建设题。制度最能管长远、管根本。立足长远,答好包括疫情防控在内的每一道公共卫生应急管理的“治理题”,必须抓住制度建设这个根本,夯实制度保障。要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为契机,总结经验、汲取教训,针对预防、救治、救助、物资保障等环节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全面加强和完善公共卫生领域相关法律法规建设。坚决贯彻预防为主的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改革完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健全重大疫情应急响应机制,健全重大疾病医疗保险和救助制度,健全统一的应急物资保障体系,不断完善应对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制度保障。

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各地各部门和广大领导干部只要以造福于民的良好心态认真“赴考”,坚持依法防控、强化制度保障、增强执政本领,就一定能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交出一份人民满意、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合格答卷。(艾佩韦)

在湖北、武汉主战场,清肺排毒汤得到推广使用。截至3月9日,九州通公司为武汉配送清肺排毒汤380512袋。湖北省外5家企业为武汉免费供应了清肺排毒汤复方颗粒剂共10万剂,湖北省要求加紧制备清肺排毒汤复方颗粒剂供全省使用。四川、宁夏、广西等省区已经将清肺排毒汤批准为院内制剂并在全省全区使用。

今天,进入新时代,面临新受众,敦煌文化如何更好地面向社会,适应当下,打造时代新坐标,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命题。而文物数字化、“数字敦煌”项目建设、丝绸之路文化遗产数字化成果汇集,正是我们对该命题的重要探索与实践。特别是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莫高窟等石窟不得不停止对外开放,如何让广大群众在家也能体验、欣赏敦煌艺术,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敦煌研究院利用数字资源,推出了“云游敦煌”微信小程序、“‘数字敦煌’精品线路游”、“敦煌文化数字创意”、“精品展览”等一系列线上“云展览”活动,有效推动了文物数字化,为新时代更好地传承敦煌文化提供了新思路。

2月6日晚6点50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攻关组公布清肺排毒汤前期临床观察结果,并同时向全社会公布了处方和用法。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发文,推荐治疗新冠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

“中医药治疗流感等疫病,如果病因病机分析透彻,遣方用药合理严谨,1天见效,3天扭转病情,一周左右基本痊愈。”葛又文说,否则就说明方不对症。只要临床症状得到控制和改善,患者就没有生命危险了;只要寒湿疫毒顺利排出,核酸转阴是必然的,这样病亡率就会大大下降。

1月27日13时,以临床“急用、实用、效用”为导向,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有效方剂临床筛选研究紧急启动,在山西、河北、黑龙江进行临床疗效观察,一个疗程3天。随后协调增加了陕西省。

除了“云游敦煌”小程序、“数字敦煌”等一系列线上“云展览”,我们还尝试用音乐、游戏、文创产品等形式,结合数字科技融合线上线下,让古老的敦煌文化释放新的活力,让文物“活”起来,走进人们的生活,使其成为引领时代风尚、构筑时代美学、满足美好生活的新动能。

(作者为敦煌研究院院长)

今年2月新推出的“云游敦煌”微信小程序,由敦煌研究院与腾讯公司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合作策划。莫高窟等石窟停止对外开放后,为丰富抗击疫情期间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春节期间我们迅速集结工作人员,联动腾讯一起与时间赛跑,让人们宅在家中动动指尖就能“云游”敦煌,每天获得专属的壁画故事及融合古人智慧的妙语。

名称上的差别,却蕴含着葛又文对病机的把握。在处方中细辛的用量是6克,超出药典的标准。在葛又文看来,想要破除湿毒郁肺,就要温肺化饮。应对疫情,3克达不到效果,前三服建议用到6克,这是医生在临床中常用剂量,也得到专家的认可。

临床项目启动了,方剂还没公布名称。山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院长李廷荃发来信息,建议方剂命名为“清肺解毒方”。项目组回复说,实际相差不多,此方名为清肺排毒汤。

注重执行,答好增强本领题。“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足以自行。”广大领导干部只有增强执政本领,提升执行力,推动依法防控和制度建设的要求落地落实,才能把法律和制度的力量转化为治理效能,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要“深学笃用”,警惕“本领恐慌”,加强对自己分管领域专业知识的学习,积极主动真学、持之以恒苦学、融会贯通善学,努力使自己成为内行领导;要“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时刻保持如履薄冰的谨慎、见叶知秋的敏锐,高度警惕和防范自己所负责领域内的重大风险,密切关注全局性重大风险,第一时间提出意见和建议;要“有令必行”,抓好落实,严格按照法律和制度要求尽职尽责,提高公共卫生应急管理的效能。

立足当前,答好依法防控题。“法者,治之端也。”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是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重要基石。尤其是当前,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时期,依法科学有序防控至关重要。各地各部门必须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紧紧抓住立法、执法、司法、守法的“考点”,打好依法防控题。要完善疫情防控相关立法,抓紧修订完善野生动物保护法律法规,加大对危害疫情防控行为执法司法力度,加强治安管理、市场监管等执法工作,依法规范捐赠、受赠行为,依法做好疫情报告和发布工作,加强对相关案件审理工作的指导,加强疫情防控法治宣传,强化疫情防控法律服务。

在薛伯寿看来,大疫之时,病患众多,筛选中药有效经方非常必要,及时选用针对疫病的有效特效通用方,就能使更多的患者第一时间用上中药早预防早治疗,从而大大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

1月20日,中国中医科学院特聘研究员葛又文接到一个急促的电话。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王志勇说,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正在多方搜集相关病情信息和有关中医方剂应对疫情,请你尽快研究并提出相应方案。

山西等4省率先开展临床观察

葛又文依据前期有关资料,综合分析本次疫情特点,统筹考虑汉代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经典医籍里的处方,最终决定将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小柴胡汤、五芩散四个方剂21味药有机组合在一起,化裁为一个新的方剂。这个方剂不以药为单位,而以方剂为单位,方与方协同配合,使其在同等药量的情况下产生几倍量的效果,寒湿热毒排出的速度就更快。

大疫如大考。中国共产党人一直在“赶考”路上,并为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交出了无数合格答卷。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共产党人同样要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中最高位置,立足当前、放眼长远,拿出“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劲头、“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担当,从依法防控、制度建设、增强本领等方面,答好公共卫生应急管理的“治理题”。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既给文博界带来挑战,也推动我们进一步广泛运用人工智能、虚拟漫游等新技术,借助5G和云计算带来的高速率的传输,进一步构建线上线下相融通的传播体系,多渠道传播敦煌文化蕴含的人文精神和时代价值,用匠心呵护遗产,以文化滋养社会。

以方剂为单位,方与方协同配合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坚持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我们一定能够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在抗疫大考中交出合格答卷。

1月29日18时,好消息传来,清肺排毒汤在重症患者身上起效。1月27日,河北省中医院呼吸一科主任耿立梅诊治一位确诊高烧重症患者,发烧到39.5摄氏度。28日晚加服清肺排毒汤治疗,服用1服药后,29日下午体温、白细胞恢复正常。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和临床医生都观察到疗效,使用的人迅速多了起来。

当天下午,在中国中医科学院会议室,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央文史馆馆员王永炎指出:传染病一直是以温病为主,而新冠肺炎是“寒湿疫”,是对中医药的大考。在武汉抗疫一线,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通过接诊患者,同样认为新冠肺炎为“寒湿疫”。国医大师、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主任医师薛伯寿一直关注新冠肺炎的防控和救治,再次建议将“湿疫”改为“寒湿疫”。葛又文的处方与多位专家对疫病的判断和思路不谋而合。科技攻关组和专家判定:此方可用。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日前公布,清肺排毒汤列入中医临床治疗期首选,适用于轻型、普通型、重型患者,在危重型患者救治中可结合患者情况合理使用。清肺排毒汤在抗疫战场中发挥作用,临床证明总有效率达90%以上。

国家卫健委推荐抗疫使用

疫情就是命令,时间不等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寒湿毒会走得更深,病情会发展得更快,湿毒郁而化热,情况会更复杂。因此,专家建议迅速在全国推荐使用清肺排毒汤治疗疑似和确诊患者。

“云游敦煌”让用户可以“云”参观敦煌艺术,利用腾讯云的技术优势,可以看到敦煌石窟艺术的细节,仿佛进入真实洞窟。我们希望通过这种“科技+文化”的方式,让千年传统文化 “飞”入更多寻常百姓家,与大众产生互动。与此同时,“云游敦煌”小程序也在QQ上线,让大量年轻人宅家上课之余可以获得丰富的文化滋养。接下来,我们将携手腾讯持续升级小程序的功能,很快将上线一批壁画的音频讲解,给大家不同的云游体验。

举例来说,我们前段时间推出的“大盛敦煌艺术大展”,以“沉浸式”的线下艺术展览,让观者跳出“浏览式”观展方式,成为展览的参与者甚至主角。这种观展视角的转换,也获得了年轻人在社交网络的点赞。

敦煌是具有悠久历史的文化古城,自西汉以来,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中华文化长期在敦煌传播,形成了深厚的文化积淀。汉唐时代丝绸之路的持续繁荣,又为敦煌带来了中外文化交融的机遇。敦煌莫高窟从公元366年开始营建,持续了1000多年,保存了历朝历代的艺术成就。敦煌文化反映了多元文化融汇交流的历史进程,同时也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和与时俱进、不断创新的精神。

线上数字化展览和线下展览是相辅相成的,可以“比翼齐飞”。前者加速了信息传播,用户也能够打破时空界限,以更低的成本观展。同时拥有线上和线下两个展览渠道,能够取得信息发布更广、内容传递更深、互动形式更多、展览效果更持久的效果。这对我们下一步持续促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都有所启发。

山西省副省长吴伟亲自指挥,省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冯立忠亲自督导,将清肺排毒汤统一煎好药,专门派车送到地市的各个定点医院,确保原方使用。山西纳入观察的133个确诊患者,102人使用,目前确诊患者零病亡。

文物数字化同时也为文物保护提供了新的想象空间。敦煌研究院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提出“数字敦煌”构想,旨在利用计算机技术和数字图像技术,实现敦煌石窟文物的永久保存、永续利用。“数字敦煌”资源库平台的建立,更为促进敦煌石窟的科学保护和数据资源合理有序的利用创造了条件。近年来,我们还与腾讯公司发起敦煌“数字供养人”计划,通过智慧锦囊、敦煌诗巾等一系列备受用户喜爱的创意项目,推动传统文化与大众尤其是年轻人产生更多交集。未来我们将继续探索科技与文化的结合,利用创新手段实现敦煌文化艺术资源在全球范围内的数字文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