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20点丨蓬佩奥批中国与世卫合作赵立坚已退群还有何资格指手画脚;监管层允许外国银行在华分行申请基金托管业务资格

1丨蓬佩奥批中国世卫合作,赵立坚:已退群还有何资格指手画脚?

据央视新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美国既然已经宣布退出世卫组织,那么还有什么资格对中国与世卫组织合作指手画脚?中国率先邀请世卫组织派专家共同讨论科学溯源问题,目的就是为了支持全球更加有效地应对疫情,为全球公共卫生合作做贡献,体现了中国负责任的大国担当。反观美国,不仅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还将抗疫问题政治化,热衷于甩锅抹黑。如果美国真的关心全球抗疫问题,那么首先要做的是履行应尽的国际责任和义务,与世卫组织开展合作,包括邀请世卫专家去美国溯源。请问蓬佩奥先生,美国能做到吗?

每经AI7月10日讯,近日,证监会发布《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侧袋机制指引(试行)》,修改完善后的《指引》共十七条,一是明确侧袋机制是在符合法定条件下将难以合理估值的风险资产从基金组合资产中分离出来进行处置清算,确保剩余基金资产正常运作的机制。二是规定了侧袋机制的启用条件、实施程序和主要实施环节的操作要求。三是压实基金管理人的风险管控主体责任,着力规范费用收取、信息披露等投资运作环节及相关内部控制,并明确托管人和会计师事务所职责,形成管理人内部约束、公众监督、外部专业机构制衡的机制。

5丨未作规模限制 监管层紧急澄清300亿规模上限要求

每经AI7月10日讯,证监会和银保监会联合修订发布了《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管理办法》。《托管办法》修订内容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按照国家金融业对外开放的统一安排,允许外国银行在华分行申请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基金)托管业务资格,净资产等财务指标可按境外总行计算,并明确境外总行应承担的责任,强化配套风险管控安排。执行中,外国银行在华子行一体适用。二是结合监管实践完善监管要求,适当调整基金托管人净资产准入标准,强化基金托管业务集中统一管理,完善基金托管人持续合规要求,进一步丰富行政监管措施,强化实施有效监管。三是持续推进简政放权,简化申请材料,优化审批程序,实行“先批后筹”。四是统一商业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的准入标准与监管要求,将非银行金融机构开展基金托管业务有关规定整合并入《托管办法》。

2丨证监会、银保监会:允许外国银行在华分行申请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资格

比赛开始,江苏率先发力,球队开局打出一波8-4领先。吉林这边紧咬比分,球队依靠犀利的突破回敬一波7-4将比分追平。后半段江苏命中率继续走低,姜伟泽、姜宇星携手发力,吉林凭借高效反击掀起一波6-0将比分改写至17-11。李楠随即暂停,暂停回来郑祺龙连投带扣帮助己队将分差缩小到3分。节末吉林重拾火力,姜宇星、姜伟泽轮番开火,双方分差被再次拉开到9分。黄荣奇最后压哨三分不中,首节结束吉林25-16领先江苏。

吉林:刘天意 崔晋铭 姜宇星 张彪 李安

下半场,江苏连续出现失误,吉林趁势打出一波9-4将比分拉开至63-46。刘宇轩随后打成2+1,吴羽佳三分也中,江苏回敬一波11-3将分差缩小到10分以内。后半段江苏外线命中率继续提升,史鸿飞连续飚中三分球帮助球队将比分追至63-70。吉林随即加强防守力度,但江苏此时已经找到自己的进攻节奏。节末伤势无大碍的代怀博重新回到场上并命中一记三分,吉林止住对手反扑势头,三节结束吉林78-67领先江苏。

3丨证监会发布《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侧袋机制指引(试行)》

4丨证监会发布关于延长财务报表有效期的规章修改决定

证监会发布《关于修改〈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的决定》,《首发办法修改决定》《科创板首发办法修改决定》,主要是对招股说明书引用的财务报表有效期条款进行修改,将特殊情况下发行人可申请适当延长财务报表有效期但至多不超过1个月,修改为至多不超过3个月。

末节,姜宇星状态神勇连续突破得分,吉林打出一波12-4将比分拉开至90-71。黄荣奇连得6分帮助己队止血,江苏加快进攻节奏并将比分追至83-97。后半段吉林牢牢掌控比赛局面,四节还剩2分钟球队领先17分。节末江苏反击渐疲,分差一度被拉开到21分。姜宇星被换下休息,胜负已经失去悬念,最终吉林以110-92大胜江苏。

次节,姜伟泽表现高效里突外投连砍8分,吉林打出一波14-7将比分拉开至43-28。后半段史鸿飞命中个人首记三分球帮助己队止血,郑祺龙三分也有,外线回暖的江苏逐渐将分差缩小到7分。姜伟泽手感稳健中距离再中,吉林连得4分在次节还剩2分多钟继续领先11分。节末姜宇星手感火热连得5分,许梦君最后压哨三分不中,半场结束吉林54-42领先江苏12分。

江苏:史鸿飞 黄荣奇 吴羽佳 刘晋廷 刘宇轩

据中国基金报,7月以来A股市场涨势如虹,引发资金追捧新基金,爆款基金层出不穷。一时间,新基金发行沸腾了,近期市场也传出监管层进行窗口指导的传闻。对此,接近监管层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监管层未对“单只基金首募规模不得超过300亿”作出窗口指导,也并未对基金首募规模作出任何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