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当前“为反对而反对”真会害了香港

环顾整个中国,香港是目前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可就在这样的形势之下,还有人罔顾市民健康,大搞政治操弄,凡是政府出台的抗疫措施,一律跳出来反对,难道这就是香港需要的反对派?

近日,面对推出港版健康码——“港康码”的建议,反对派又泼脏水,称“港康码”会出卖香港市民隐私,导致“全民监控”。这样的指责毫无根据。推出“港康码”,可使餐厅等服务业商家精准识别市民健康状况,逐步恢复正常营业,推动经济活动正常化。类似经验在内地防疫中成效显著,并被不少国家借鉴。反对派对此视而不见,颠倒黑白、干扰抗疫,实在令人不齿。

他们在一篇关于LILAC的论文中写道:

“与这些方法不同,尽管在每一集中都会经历环境的持续变化,但LILAC却能推断出未来环境的变化,并在训练过程中稳步保持高回报。”

研究人员发现,与伯克利AI研究院(BAIR)于2018年推出的SAC(Soft Actor Critical)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研究人员今年早些时候推出的SLAC(Rastic Potential Actor Critic)等顶级强化学习方法相比,LILAC在所有领域都能获得更高、更稳定的回报。

香港的防疫不能等,抗疫的措施不能慢,不尽快遏制住疫情蔓延,市民的生命健康安全就每时每刻都处于危险之中,恢复经济和改善民生更无从谈起。一些人,尤其是反对派,至今仍对疫情的危害不以为意。从短期看,香港确诊病例仍保持两位数增长,其中很大一部分病例传染源头不明,确诊病例数反弹压力很大。从长期看,香港属于外向型经济,且服务业占大头,疫情造成的社会流动性降低和人员隔离,将对经济发展产生巨大冲击。近日,港府再次下调对今年全年经济预测,由原来的-4%至-7%调低到-6%至-8%。倘若不断将防疫举措污名化、政治化,延宕疫情防控工作进度,错过最佳时机,恐将对香港经济社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香港今天遇到的发展困境和民生问题,除了源自“修例风波”和疫情带来的冲击,也存在更深层次的因素。但如果各方不能放下分歧和猜疑,齐心协力控制住疫情,我们就连着手解决深层次问题的机会和条件都没有。我们呼吁包括反对派在内的香港各界,尽快“抛开区分求共对”,不要再在无谓的问题上耗费精力。惟其如此,香港才能尽快走出低谷,走向充满希望的未来。

环顾世界,从政者效忠自己的国家,是最基本的政治伦理。一些反对派政客,言必称英国,而英国恰恰是“忠诚反对派”的发源地。按照西方的政治逻辑,所谓“忠诚”,就是指无论身处什么党派,在涉及国家利益的事情上必须作出正确的选择,甚至放下恩怨,与对手共同进退。香港是一个多元社会,谁都可提出不同意见,但“反对”本身有底线和原则,决不能损害国家和香港市民的利益,将社会置于撕裂和动荡之中。

采访中,记者获悉,2020年5月,上海市口腔病防治院联合上海市口腔医学会口腔预防专委会、上海市预防医学会口腔卫生保健专委会面向申城口腔医务人员征集孕产妇及婴幼儿口腔健康科普知识插画活动拉开帷幕。经过专家评审,最终评选出多个奖项。(完)

作者说,LILAC与终身学习和在线学习算法有相似之处。元学习和元强化学习算法也试图快速适应新的设置。

“我们观察到,在具有显著非平稳性的各种连续控制任务中,与最先进的强化学习方法相比,我们的方法带来了实质性的改进。”例如,它能够更好地适应环境,机器人或自主车辆可以在天气条件变化较多(比如遇到雨雪环境)引入时运行这一方法。

据透露,惠民项目将在试点社区开展针对孕产妇和婴幼儿、中老年牙周病糖尿病患者的口腔健康检查、风险筛查、疾病干预、跟踪随访等口腔健康管理,优化社区“一老一小”口腔健康服务模式,建立孕产妇和婴幼儿口腔健康管理及糖尿病前期和牙周病风险筛查规范。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上海儿童龋齿患病状况不容乐观;上海中老年人的口腔健康状况也同样堪忧。上海市卫健委供图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雷锋网

研究人员修改了奖励函数,使用分类器来区分源域和目标域的转换。他们在OpenAI Gym用三个任务来测试他们的方法。

作者在该动态强化学习环境中进行了四个测试,包括来自metaworld基准测试的Sawyer机器人、OpenAI Gym的Half-Cheetah和2D导航任务。

一篇上周发布的域适配论文指出,“行为主体会因为转换而受到惩罚,转换可以表明行为主体是在与源域还是目标域交互。”“在一系列控制任务上的实验表明,我们的方法可以利用源域来学习在目标域中运行良好的策略,尽管只观察到目标域的少数转换。”

在最近的其他强化学习新闻中,来自Google Brain、卡内基梅隆大学、匹兹堡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AI研究人员最近又引入了一种新的域适应方法,即在强化学习环境中改变代理的奖励函数。与其他强化学习环境一样,该方法试图使模拟器中的源域更像真实世界中的目标域。

自7月香港暴发第三波疫情以来,反对派何曾真正站在香港市民立场上考虑过问题?他们无视疫情严峻形势,大搞非法游行、非法“初选”,煽动人群上街、造成人员大规模聚集,加剧了病毒人际传播风险。在特区政府积极抗疫、中央政府全心全力支持抗疫之际,他们中的一些人又对内地支援队的专家资质、试剂品质展开攻击。事关香港市民生命健康安全,反对派仍不忘借题发挥,肆意揽炒,将私利凌驾于公益之上,实在令人愤怒。

在新冠疫情这样的危机时刻,我们更需深思:香港到底需要怎样的反对派?倘若反对派真是为香港好,到底该做些什么?长期以来,香港反对派似乎陷入“为反对而反对”“反对不成所以接着反对”的怪圈之中,将“反对”“否决”作为其存在的唯一目的。去年“修例风波”中,一些反对派政客甚至煽动街头暴力,勾结境外势力,制造政治乱象,企图夺取特区管治权。凡此种种,不仅早已偏离为香港谋发展、为市民谋福祉的初衷,更走上了一条自我堕落的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