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钟前大卖场时代落幕中关村电子城仅存一“城”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作者:郑媛。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消逝在电脑、数码城里的近二十年时间,对转型中的中关村来说,只是一个逗号。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石家庄中心支行披露的反洗钱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因涉及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等,中行、邮储、浦发三家银行以及阳光人寿被罚,同时多名相关责任人均被处罚。

10月12日18时起,中签人陆续收到了中签短信和“数字人民币App”的下载链接。在深圳工作的王女士是5万名幸运儿中的一位。

做水货手机生意的张亮同样看到市场发生了变化,当时国外品牌手机在国内定价虚高,“水货”版的诺基亚、HTC、三星通过各种渠道涌入国内, 数码城成为了这批水货的最佳售卖地。但安卓系统进入国内后,以小米为代表的国产手机的崛起,让手机渠道更加扁平化。

2009年前后,报纸、电视上关于中关村电子城的新闻触目惊心:欺诈、辱骂、甚至殴打顾客的恶性事件时有发生,诚信经营的商户遭遇“劣币驱逐良币”,因曾被骗而不再踏足这个地方的消费者不在少数。

11月5日,福建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行因未按工程进度发放固定资产贷款;个人快贷、小微快贷贷后管理不到位等,被中国银保监会福建监管局做出罚款100万元的行政处罚。

到了2008年,中关村电子市场的规模达到了顶点,形成了以海龙、科贸、鼎好、e世界等9家大型电子产品卖场为主导的格局。据一位电子城的店主描述,2006年前后,这里人头攒动,水泄不通,“连海龙广场上都站满了人,一个门店的租金最高到了4万。”

仅存的一“城”的终局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池州分行因违规发放经营性物业贷款,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五)项,池州银保监分局对其罚款三十万元。

数字人民币下一站在哪?

科贸电子城正对着中关村地铁站的出口,地理位置得天独厚。10多年前,这一片区域是北京乃至全国最知名的电子产品集散地:最新潮的电脑、手机、u盘、Mp4无所不及。

鼎好楼下依然有稀稀疏疏的商家将货物运出,零星的店主在大厦门口抽着烟,等着客户的车来拉货,之后再回到大厦负一层的仓库里等待下一个订单。

未按工程进度发放固定资产贷款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石家庄分行存在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的违法行为,被处罚款100万元。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深圳的华润中心万象城,一家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的商户服务员称,为了实现数字人民币支付,参与试点的商户均收到了一个新的POS机设备,专门用于刷数字人民币。该商户对接的银行是中国银行,中国银行每天都会派专人前来检查系统、设备是否能正常运行。

据了解,每个红包金额为200元,中签者可于12日18时至18日24时在罗湖区辖内已完成数字人民币系统改造的3389家商户无门槛消费。

电子城的空气有些闷,但李大海已经习惯了。他藏在成摞的卡片相机背后玩手机,又是一单没出的一个下午。

据安徽银保监会官网消息,黄山银保监分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黄银保监罚决字〔2020〕17号)显示,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五)项,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黄山分行被罚款40万元人民币。

10月11日,这5万个“幸运儿”诞生。首批中签人使用感受如何?数字人民币长什么样?怎么使用?中新经纬客户端为您一探究竟。

电脑毛利润下滑和国产手机的崛起只是电子城走向没落的表象。

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歙县支行因贷前调查不尽职,未严格审查借款人经营情况及负债情况,被处以罚款30万元人民币。安徽歙县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贷款三查不严,遭罚款50万元人民币。建设银行亳州市分行因违规上浮贷款利率,中国银保监会亳州监管分局对其罚款25万元人民币。

一方面,以京东为代表的线上商城对电子城进行了降维打击——赚信息不对称的钱,是电子城零售商的默认的行规。当价格走向透明,商家的盈利空间也被压缩。电商的兴起,让线上线下产品同价,要知道,在价格不透明的年代,卖手机本质是“靠忽悠”。

如果走遍三层楼,基本上能找到你想要的所有电子设备——不光是手机电脑,直播设备、打印机、电子称,这里俨然还是电子百货批发中心。仍然会有人站在卖场的电梯口揽客,消费者如果不了解行情,还是会买到高于市场价的商品。

不出意外,这里将是所有电子城商家,在中关村的最后一个落脚地。

“我觉得自己挺幸运的,见证了中国的数字货币时代。”王女士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她在11日中午查询到自己中签了,还特意发了朋友圈纪念了一下。

“礼享罗湖”活动专区显示,参与本次试点的商户包括商场超市、生活服务、日用零售、餐饮消费等类型,中石化、华润万家、沃尔玛、美宜佳等商户均可使用。

通知在今年8月正式发出,张贴在鼎好大厦一层的入口处。

这里曾是年轻人的天堂,从店主到消费者都是如此。无数年轻人从卖场的小隔间里开始了创业,周围的高校也为这里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客源。消费级电脑开始走入普通人的家庭,各类电子设备眼花缭乱。在很多人看来,那是一个来了中关村就能挣钱的年代。

中新经纬客户端了解到,数字人民币领取和使用无需绑定银行卡,但若支付超过红包金额的交易,在此次活动期间则需要使用工农中建四家银行中任意一家的银行卡对钱包进行充值或绑定钱包。

中国银行保定分行存在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及未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等违法行为,被处罚款70万元。中国银行定州分行存在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的违法行为,被处罚款60万元。

此外,邮储银行、浦发银行、阳光人寿分别也有分支机构被罚。其中,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石家庄市分行存在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的违法行为,被处罚款126万元。

他曾短暂地跟刘强东在同一栋楼里办公,“那时候刘强东在楼上卖光盘,我们在楼下办公”,胡卫强打趣道,“现在他依然在上面,我们在下面”。

只不过,如今的电子城已经不再敢任意“宰”顾客。在科贸电子城做手机零售生意的老五极力为此辩解,他用手指向卖场三楼的警务室,“看到了吗?收货、发货要到这里报备,发现收赃、售赃会重罚;强买强卖、货不对板的情况一旦被举报,警务室会先让保安先封店,再调查,不是开玩笑的。”

上世纪末,随着电子产品的大众化趋势,几大电子卖场逐渐建立起来。2006年和2007年,中关村e世界和鼎好二期的先后开业,中关村IT卖场的面积达32万多平方米,相当于44个足球场。

董希淼认为,在数字经济时代,“数字鸿沟”问题值得关注。在疫情中发现,一些老年人不会使用健康码,甚至没有智能手机,不能把这部分人的需求排除在外,不能让这部分人成为“数字弃民”。

在“向商家付款”页面,还显示有“碰一碰”和“转钱”功能,转钱可以通过收款人手机号或者钱包编号实现。不过,官方发布的注意事项中称,此次红包不能转给他人或兑回至本人银行账户。

从中关村地铁站步行300米,就能看到鼎好大厦——东侧大楼已经围上了建筑部门的临时围墙。通往电子城的入口早已贴上了封条,每个门有两三个保安把守。通过玻璃,大楼一层的大卖场漆黑空荡。临街的店铺里,上一代iPhone、ThinkPad X1的广告展牌还没来得及撕去。

“依据北京市总体规划和海淀分区规划,要大力推动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和中关村科学城建设,完善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和产业升级,鼎好电子大厦将于2020年10月份关停”。

鼎好电子城的关闭,在很多人看来已经是中关村电子城的终曲,而事实并非如此。由于几大卖场的关闭,选择留在中关村的店主都搬到了科贸电子城,尽管这这里的规模还不到中关村鼎盛时期的十分之一。

数字人民币的到来也让不少人担心未来纸币是否会被取代。

他的角色是中关村老板们的供货商——2005年他成为联想ThinkPad的渠道商,办公室在鼎好电子城的地下二层。

11月2日,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同心县支行因对未给客户提供实质性收益的产品和服务收取费用,遭吴忠银保监分局罚款二十万元。

尽管这些电子城已经悉数清空关门,每每谈起中关村电子城时,刘强东那句话总会被重提: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罚单中,中国银行被罚金额最大,合计被罚1040万元。

老五说道,每个月管理人员会组织店主开会,倡导构建一个更好的营商环境,“大家都明白,卖场活得更久,我们才有口饭吃”。

除此之外,银保监会安徽监管局11月份以来发布18条行政处罚信息,其中涉及邮储银行歙县支行、中行黄山分行、农行歙县支行、建行亳州市分行等,处罚金额共计超百万。

这天下午有两位客人光顾了他的店:一位是拎着卖场楼下超市塑料袋的老人,另一位是拿着杂牌手持DV来配外接麦克风的老人,张海亮没有为他找到合适的配件,老人离开了。

胡卫强所创办的北京神州同正计算机设备有限公司在距离鼎好大厦不到3公里的地方,在中关村的10多年间,他从小渠道商一步步成为了联想ThinkPad和联想服务器的核心合作伙伴,也见证了中关村电子城的电脑零售由盛转衰的全过程。

在京东、淘宝兴起之前,线下电子城是购买电脑最重要的渠道。“那时候的电脑没有低于1万块钱的,每台电脑有7到8个点的盈利,一台电脑能挣六七百块钱”。

张亮来2006年从山东来到中关村,倒腾卖手机的工作,让他成为了同龄人中第一个年入百万的人。“每次吃饭都是我请客,那时候在中关村的做个创业小老板,在亲戚朋友面前一件挺骄傲的事情”。

张亮在2015年告别中关村小老板的身份,成为了小米的线下经销商,管理着北京9家小米门店,“现在的年轻人更喜欢逛Shopping Mall,价格透明,标准服务,这个趋势在未来不会改变”,张亮说道。

这里顾客寥寥,几乎看不到年轻的面孔,偶尔有附近的职员前来问询,更多的是不会网购的老年人。“生意不行”,这是很多店主挂在嘴上的话。

据商家介绍,鼎好电子城的绝大多数柜台都搬到了对面的科贸电子城——那是中关村仅存的、尚未关停的电子大卖场。e世界、海龙电子城已于2015年、2016年先后关闭,转型成为了教育、金融中心。

“界面比较简单,操作也比较容易,和支付宝、微信使用方式类似。”王女士表示。

根据“i深圳”官方公众号,截至2020年10月11日8时,总计191.38万在深个人通过“i深圳”系统成功完成“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预约登记,最终5万人中签,中签率仅2.61%,可见公众参与的热情高涨。

中国银行邢台分行存在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及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等违法行为,被处罚款130万元。

那时,中关村电子城也是北京乃至全国的电子消费产品的价格指南针。不少科技网站编辑每天会到中关村询价,公示在网站上供消费者参考。这种解决信息流动问题的工作,成就了后来的中关村在线、太平洋电脑网、泡泡网等头部IT垂直网站。

多种因素的影响下,不少商家开始剑走偏锋——大肆揽客、强买想卖、货不对板、欺诈消费者的不良风气逐渐形成。张亮谈道,常常有竞争对手以低价抢走、揽走客户,而他们欺骗客户的方式则五花八门,“中关村电子城的口碑加速了它的衰落”,他说道。

李大海去年从鼎好电子城搬到了科贸电子城,两座大厦只有一条马路之隔。而他守着自己的相机店已经七年了,与其说是店,不如叫做柜台更为贴切——占地不到两平米,一个月1000块月租。这样柜台摆满了三层楼,几千个商家在这里售卖各式各样的数码产品,整个卖场显得拥挤、逼仄、陈旧。

据上述报道,天虹百货(东门店)则一直与工商银行合作,该商场的一位商户表示,数月前已经更换了系统,设备上仍然是使用原来的收银机、扫码枪收款。此前,工商银行曾派专人来给收银人员培训数字人民币的使用。

中关村的“最后一城”科贸电子城也会关门吗?有店主讪笑着反问,“这谁知道呢?”

建设银行福建分行遭罚100万元

“整整17年零2个月”,胡卫强清楚地记得自己来到中关村的时间。胡卫强从未当过柜台老板,但也从未真正离开过中关村。

鼎好电子城入口大门紧闭,硕大的宣传牌上写了“进入移动4G体验世界”。尚未撤下的鲜艳广告牌,成为了这座曾经熙攘繁华的电子城最后的注脚。

中国银行辛集分行存在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及未按照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等违法行为,被处罚款180万元。

科贸电子城的一楼早已清空,二层到四层是大卖场,五层是教育机构学而思的学区。

安徽监管局发出18条处罚

范一飞表示,数字人民币主要定位于流通中现金(注:M0),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化形态。近年来,比特币、全球性稳定币等加密资产试图发挥货币职能,又开始了新一轮私铸货币、外来货币与法定货币的博弈。因应这一形势,国家有必要利用新技术对M0进行数字化,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通用性的基础货币。

视频中显示的“1瓶水150元”与事实极其不符。2020年7月19日中午,5名当事人在邢台市信都区路罗镇茶旧沟村七孔桥头水韵渔庄就餐,点餐时要了一份笨鸡蛋、一份尖椒土豆片、一份鱼香肉丝、一份蒸鲟鱼、一分肉水饺、4碗米饭和6瓶饮料。因该时间段就餐人数较多,米饭供应不及时,导致其中一名客人不满,于是5名当事人选择不再就餐,而当时,一份笨鸡蛋和6瓶饮料已上桌且当事人已经食用笨鸡蛋并饮用5瓶饮料,同时服务员已将刚刚做好的蒸鲟鱼端进大厅准备上桌。当事人拒绝付餐费直接离开,与农家院服务人员产生纠纷。考虑当时情况,农家院协商只收取当事人一盘笨鸡蛋(22元)和5瓶饮料(5元一瓶)和蒸鲟鱼(计重113元)的餐费150元(实际价格为160元),未食用的清蒸鲟鱼打包带走。当事人还是不同意,最后饭店只收取当事人47元饭费。

经营17年的鼎好电子城将在10月全面关停。

“我比较幸运地赶上了电商的末班车,从一个搬箱子的公司,成为一个有些技术含量的公司,希望公司能与时俱进不断超越自我,这样员工们的收入越来越高,生活越来越好”,他说道。

根据调查,事件发生地为茶旧沟村一居民经营的农家院,名为水韵渔庄,位于距离峡谷漂流上码头不远的七孔桥周边,并非由邢台大峡谷景区经营。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歙县支行因贷前调查不审慎,遭罚款20万元人民币。另外,因时任邮储银行歙县支行信贷业务兼小企业主管申某某,对贷前调查不审慎负管理责任,被警告。

3389家商户可消费

据受访者反馈,目前该APP有党费缴纳、收付款功能。此外,点击数字人民币上的“钱包管理”按钮,显示“存银行”和“充钱包”两个按钮。

中国建设银行长乐支行因个人按揭贷款贷前调查不尽职,遭行政处罚罚款30万元。

在深圳试点后,数字人民币接下来将如何发展?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指出,深圳的红包是数字人民币推行过程中的里程碑,迈过这个重要的时间点,接下来就是更加广泛的试点和更规范的双层运营体系。下一步,数字货币或将在一些试点城市开始落实双层运营体系,真正让数字货币成为现金的重要组成部分。(中新经纬APP)

在科贸电子城楼下,还有不少用小推车载着成箱货物的人,一位电脑渠道商告诉凤凰网科技,在电子城做零售的商家越来越少,这些商家大多是做批发。

从微博网友晒出的图片发现,加入数字人民币红包领取服务的有工农中建四大行,所展示的数字人民币外观基本一致,但底色并不相同,工行和中行均为红色,颜色一深一浅,建设银行为蓝色,农业银行为绿色。

2010年前后,胡卫强感受到电脑销量进入了平缓期,失去了许多柜台和店面渠道之后,他不得不转向行业和网络销售。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近日撰文指出,数字人民币是由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由指定运营机构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以广义账户体系为基础,支持银行账户松耦合功能,与纸钞和硬币等价,具有价值特征和法偿性,支持可控匿名。

鲜少有年轻人关注这个地方——很多人已经不知道,这座被封起来的卖场曾与e世界、海龙电子城共同撑起了中国“硅谷”的称号,这里也走出了爱国者冯军和京东刘强东等“大人物”。

当日,还公布了厦门国际银行福州闽江支行的处罚信息,显示该行因个人贷款贷前调查、贷后管理未尽职等,福建监管局对其罚款30万元。

大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行因漏报案件信息,被处以罚款30万元。同时判定当事人陈某对大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行漏报案件信息违法行为负有直接管理责任,被天津银保监局处以警告处分。

11月5日,中国银保监会天津监管局网站披露了4项处罚,其中显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北辰开发区支行因向借款人转嫁抵押评估费,被处以罚款人民币10万元。

同时,对其相关负责人也作出处罚。

体验:界面简洁、操作简单

人民银行表示,将高度重视消费者金融信息保护和反洗钱信息保密工作,坚持对侵害消费者金融信息安全行为“零容忍”,对侵犯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坚决依法严厉打击。

王女士介绍,在按照提示注册、设置登录密码和支付密码之后,直接可以领取数字人民币红包。上滑显示付款二维码,付款可以设置500元以下免密支付。下滑显示收款二维码,可以设置任意收款金额。

11月2日,中国银行(3.22 +0.31%,诊股)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公布一则处罚信息,显示恒生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存在三项违法违规事实,主要为2018年7月至8月,该行放任某流动资金贷款用于固定资产投资;2019年3月,该行未采取有效措施对某笔个人消费贷款资金使用进行监控,个人消费贷款用于购房;2016年至2019年,该行办理部分保理业务未审核贸易背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五)项,被处以责令改正,并处罚款共计120万元。

“数字人民币和其他电子支付手段并不会完全替代人民币现金”,在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看来,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大国,区域经济发展水平不一、金融基础设施参差不齐、用户习惯多元,现金支付和非现金支付将长期共存,应该尊重用户多元化的支付需求。一方面要不断发展非现金支付,提高支付的现代化水平,提升金融和经济效率;另一方面尊重公众差异化的需求,特别要满足好老年人等群体对现金支付的偏好。

张亮不记得中关村电子城的没落是从何时开始的,但他能明显感知到,随着小米、魅族、oppo、vivo等国产品牌掀起价格战,国外品牌在电商渠道上架,线下电子城开始了下坡路。

恒生银行遭罚120万元

另外,近日恒丰银行福州分行因流动资金贷款贷前调查、贷后管理未尽职对恒丰银行福州分行处以50万元罚款,同时对当事人曾某某、陈某予以警告。

违法违规事项多涉及银行贷款

具体来看,中国银行河北省分行存在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及未按照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等违法行为,被处罚款310万元。

在看得见的萧条下,信奉诚信经营的张亮选择离开中关村,胡卫强则谋求转型,他一方面开始代理联想服务器,着手做京东联想商用旗舰店,另一方面还不停地在寻求新的发展方向。

人人都是旅游参与者,人人都代表旅游形象,良好的旅游环境需要大家共同维护。满意请告诉大家,不满意请告诉我们,欢迎广大游客对大峡谷景区旅游环境进行监督。

在政府部门的整治下,电子城的恶性事件逐渐减少,但电子城业态的颓势已不可挽回。在2015年发布的《规划》提出在3年到5年的时间内,让中关村大街彻底告别传统电子卖场业态。

同样在深圳工作的谭女士也中签了数字人民币红包,她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展示了红包的界面,可以看到,页面水印显示为“数字人民币(测试版)”,数字人民币外观与纸币相似,左上角有国徽图案、右上角显示中国人民银行,左侧显示面额为200元,右下角则标注了报名时所选的银行。

“其实不是京东们革了你们的命,而是你们自己!扪心自问,你们做了多少偷梁换柱的勾当?卖了多少水货假货?暴打了多少客户?这是因果报应!”

中国银行石家庄管理部存在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及未按照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等违法行为,被处罚款290万元。

10月22日,人民银行相关分支机构依法对部分金融机构侵害消费者金融信息安全行为立案调查,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有关规定,分别对农业银行吉林市江北支行、中国银行石嘴山市分行、建设银行德阳分行、建设银行娄底分行、建设银行东营分行、建设银行建德支行及相关责任人予以警告并处以罚款。人民银行在依法作出行政处罚的同时,约谈相关金融机构,责令其立即整改。相关金融机构高度重视检查中发现问题的整改工作,聚焦具体问题,进一步规范个人信息管理机制,并对有关责任人员进行了严肃问责。

需要注意的是,根据红包使用规则,超过有效期未使用的红包将由数字人民币系统统一收回。

与胡卫强、张亮不同,还有一部分商家选择留在卖场的柜台和门店,老五就是其中之一。他辗转几个电子城,悉数关停之后,他最后来到了科贸。

阳光人寿石家庄中心支公司存在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及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等违法行为,被处罚款100万元。

多家银行合计被罚1040万元

不仅如此,随着移动电商崛起、销售渠道压缩,加上电子大卖场强买强卖、欺诈盛行,昔日如日中天的中关村日渐冷清,少有年轻人会来这里购物,卖电脑、卖手机也不再是一份惹人羡艳的职业。

而上述分行的相关责任人也受到相应处罚。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另一方面,三家电子城接连开业,让中关村极度繁华,也让这里竞争变得激化,商品走向同质化,一排商家卖同一型号的机器是常有的事。

大家心知肚明的是,新生代消费者不再会把目光投向这个嘈杂、逼仄的卖场,“遍地捡钱”的中关村电子城时代已经不再。电子城曾为中关村带来过荣光,也带来过骂名,但这一切终已成为过去时。

12日18时9分,她收到了深圳政务短信平台发来的中签信息,提示她点击链接并安装“数字人民币APP”,安装完毕后以该手机号注册登录,开立报名时所选银行的个人数字钱包,即可领取200元“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