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多地面临严峻安全挑战

非洲多地面临严峻安全挑战(国际视点)

近期非洲地区恐袭事件频发,部分地区安全形势恶化。分析认为,这与一些国家政局动荡、经济落后、部族矛盾交织以及疫情影响等因素有关,极端势力乘虚而入。专家建议,国际社会应以全面综合方式继续帮助非洲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

西部资产管理公司专家们的一致观点是:“我们将继续以强势货币计价的高评级新兴市场债券(包括公共债券和企业债券)作为战略配置。亚洲(如印度尼西亚)、中东地区(如以色列、卡塔尔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以及拉丁美洲(如巴拿马)的一些投资机会似乎能在配置多元化方面提供有吸引力的价值。”

有研究发现,极端势力正加大力度渗透南部非洲地区。莫桑比克北部德尔加杜角省正成为极端组织的根据地。极端武装组织“圣训捍卫者”8月11日占领该省港口城市滨海莫辛布瓦。该市邻近天然气田,是国家能源输送的重要枢纽,在莫政府军和极端组织之间多次易手。根据“武装冲突地点和事件数据项目”统计,2020年上半年,德尔加杜角省至少发生195起暴力袭击事件,主要集中在沿海地区。

新兴市场提供了可以持续很久的资产类别,从而不受许多专家所担心的长期挑战和周期性阻碍的影响。投资机会的范围在不断扩大,这在资本市场和产品创新方面都有所体现。

在安理会举行的“恐怖行为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问题视频公开会”上,代表们普遍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经济社会危机可能助长恐怖主义滋生,形成不确定、不稳定与暴力的恶性循环,加剧恐怖主义的中长期威胁。

中国代表在公开会上表示,综合施策、标本兼治,才能消除滋生恐怖主义的根源。国际社会应坚持通过政治手段解决热点问题,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协助会员国减贫脱贫、实现可持续发展,鼓励不同文明和宗教之间平等对话。应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加强会员国尤其是非洲国家反恐及去极端化能力建设。

因此,推动新兴市场资产价格的主要因素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西部资产管理公司的专家说:“我们认为,全球范围内(从美联储开始)实施的强有力的宽松货币政策有利于今年的投资收益。”

根据联合国统计,截至今年6月,由于“博科圣地”等极端组织的暴力袭击,在布基纳法索,有92.1万人被迫逃离家园,比去年增加了92%。在马里,近24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其中54%是妇女。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地区有1060万人今年需要某种形式的人道主义援助。“索马里青年党”今年以来在首都等地活动频繁,制造的袭击事件激增。

在今年二季度,不包括亚洲巨人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年率环比萎缩幅度较大。尽管三季度GDP出现了技术性反弹,但鉴于预算状况和国际收支受到严重破坏,各国当局仍然保持高度谨慎。在经济层面上,人们对可能发生的事情十分警惕。

全球变化研究所分析师奥杜·布卡蒂认为,“圣训捍卫者”还在发展扩张阶段,如果放任不管,它有可能发展成为南部非洲主要的极端组织,对莫桑比克及周边国家造成危害。

近日,联合国反恐事务负责人沃伦科夫在安理会召开的“恐怖行为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问题视频公开会”上警告称,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和其他恐怖组织正利用疫情对政治社会经济造成的深远破坏性影响,在非洲等地区加紧采取行动。非洲面临的恐怖主义安全威胁有加剧态势。

主要从事固定收益投资的美国西部资产管理公司指出:“今年以来,在以强势货币计价的债券领域中,企业债券的收益率达到3%,而同期公共债券的收益率则基本没有变化。”在经历长期的自由贸易之后,去全球化的中期威胁正在主导着全球政治路线图。在社会政策方面,许多新兴国家存在着不少特殊的风险。

本报驻南非记者 万 宇

奥瓦斯认为,新兴国家是基本面最强劲的经济体,但也必须密切关注这些国家的局势发展。他说:“必须不断审视企业的基本面、估值水平和目标价格,以确保股票头寸的规模符合我们的理念以及潜在的价位目标预期。”当然,全球的资产管理公司毫无疑问正越来越关注这些经济体。

西部资产管理公司认为,对于关注新兴市场的投资者来说,发生很大变化的是目标资产类别的选择侧重,现在更应该强调单个类别资产的投资机会优势。

强化反恐需要更多国际支持

有学者指出,国际社会应加大力度帮助非洲国家推进落实非盟《2063年议程》和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通过发展经济、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社会长治久安。

南非安全问题专家丽瑟·劳—沃德兰认为,非盟等有关区域和次区域组织对地区国家情况及反恐需求有着更加全面的认识,应继续发挥作用,形成反恐合力。与此同时,联合国应该继续加强同非盟等区域和次区域组织协调合作,支持非洲国家积极落实安理会相关决议和《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加强经验交流,形成合力。

地区多国恐袭事件有增无减

今年以来,非洲地区的恐袭事件有增无减,“博科圣地”“索马里青年党”“圣训捍卫者”等极端组织在西非和东非地区加紧活动,趁机扩大势力范围,导致恐袭事件频繁发生。

面对严峻的恐怖主义威胁,非洲一些地区国家不断加大打击极端势力的行动。例如,布基纳法索、乍得、马里、毛里塔尼亚和尼日尔成立的萨赫勒五国集团,于2017年正式启动了一支5000人的联合部队,近年来在法国等欧洲国家的支持下,不断加大力度打击极端势力,取得一定效果,但萨赫勒地区安全形势没有根本性好转。

尽管如此,新兴市场的资产价格已显示出惊人的弹性,主导了从3月至4月间避险情绪所致低点开启的相当可观的一波反弹。

另一方面,美国拉扎德资产管理公司的丹尼斯·西蒙分析了新兴市场的固定收益投资机会,并谈及了该细分市场在投资领域所具有的吸引力。西蒙说:“巴拿马、秘鲁和菲律宾等多个新兴国家正处于长期缓慢增长的有利地位。”

德尔加杜角省的局势动荡始于2017年,来自肯尼亚的极端势力经坦桑尼亚渗透至莫桑比克北部,对村落、教堂和军事目标发动袭击,造成超过1400人丧生,20多万当地人流离失所。“圣训捍卫者”2019年宣布向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效忠。

法国卡米尼亚克资产管理公司的股票投资业务负责人格扎维埃·奥瓦斯指出,在新兴国家中,技术和互联网领域拥有最多的创新企业。奥瓦斯说:“现在和将来,这些企业将处于数字革命的最前沿。”

多重因素导致极端主义抬头

恐怖主义和有组织犯罪之间的联系日益密切。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执行主任瓦利表示,恐怖分子通过非法贩运毒品、货物、自然资源和文物,以及绑架勒索、贩运人口、偷运移民等罪行来获取资金。例如,“圣训捍卫者”的主要财源是走私象牙、木材、毒品和红宝石等。瓦利认为,会员国应该批准打击有组织犯罪的国际法律文书、打击洗钱、加强边境安全,此外还需要通过区域平台、双边协定、国际刑警组织和司法协助条约开展跨境合作。

南非国际安全问题研究所研究员艾伦·恩加利认为,政局不稳、经济落后、安全部队力量薄弱,是非洲不少地区安全形势恶化的重要原因。例如,马里和尼日尔这两个国家无法有效控制北部沙漠地区,极端势力乘虚而入,逐渐把触手伸向了整个西非地区。此外,西非和东非地区贫困人口较多,走私等犯罪活动猖獗,为滋生极端主义提供了温床。

(本报约翰内斯堡9月1日电)

西蒙认为,总体而言,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新兴市场的债券应能在中期提供可观的收益。

本报驻南非记者 万 宇

尼日利亚军方8月27日说,尼军方近日在数次军事行动中打死至少128名“博科圣地”武装分子,其中包括15名高级指挥官。8月18日,由“博科圣地”转化而来的“伊斯兰国西非省”攻占尼日利亚东北部村镇库卡瓦,劫持数百名村民。8月16日,“索马里青年党”占领首都摩加迪沙的丽都酒店,劫持大批人质,与政府军发生激烈枪战,造成至少17人死亡,30多人受伤。

塞内加尔国际问题学者阿曼德拉·托马斯—约翰逊指出,非洲部分国家和地区的部族分离主义倾向也是当地安全局势恶化的一个诱因。极端组织煽动当地部族与政府对抗。例如萨赫勒地区的部族矛盾交织,分离主义与极端主义相结合,进一步威胁当地安全形势。而相关国家对极端分子的打击力度仍待进一步加强。

有分析指出,“伊斯兰国”虽遭挫折,但正以秘密网络形式迅速重组,国际社会须对全球恐怖主义回潮保持警惕。

沃伦科夫分析称,当前恐怖势力正加快渗透非洲地区。“伊斯兰国西非省”正成为布基纳法索、马里和尼日尔三国边境地区最危险的极端组织。尽管“伊斯兰国”在利比亚只有几百名战斗人员,但利比亚持续内战令其逐渐坐大,“伊斯兰国”正利用族裔群体间的紧张局势,提升自身影响力,谋划扩大其恐怖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