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悍将点出世界第一门将绝对是这位巨星

谁是当今世界第一门将呢?阿森纳门将莱诺对此发表了看法,他认为拜仁门将诺伊尔配得上这个名头。

莱诺表示:“实话实说,诺伊尔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世界上最好的门将。诺伊尔的守门方式很特别,他的超级成就证明了他的守门方式的正确性。”

“诺伊尔在重要比赛中,总是可以表现的非常出色,他是世界最佳门将,这没有任何争议。”

做空报告来势汹汹,一场危机正在袭来,能否给出有力的反击,决定了这个“二次上市”后华住集团的命运。

持续亏损之后,华住集团目前已采取关闭酒店、员工休假等一些列措施,降低成本和现金流出。上市寻求资金“补血”,成为华住集团的一大选择。

同时,据华住集团发布截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今年二季度华住集团的收入为19.53亿元,同比下降31.7%,归属于公司净利润为-5.48亿元,同比下降189.4%,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为5.12亿元。亏损仍在继续,综合上述数据来看,2020年上半年,华住集团的归属于公司净利润为-26.83亿元。

同时,华住集团相关负责人接受和讯房产采访时独家回应,称公司目前正在准备详细的回应。关于沽空报告中的谈及的具体问题,该负责人表示,有一些内容还在调查,需要一点时间,公司会有相应回应的。

21日,沽空机构博尼塔斯研究公司 (Bonitas Research)发表报告,称华住集团财务造假。博尼塔斯研究公司指出,其在北京和上海的实地调查证实,华住暗中支持由未披露的华住现有雇员和其他未披露的关联方拥有的加盟酒店(「账外酒店」)的运营成本。

亏损、负债攀升 上市“补血”能否自救?

需要注意的是,近些年,华住集团实现快速扩张,因而也带来负债攀升。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华住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4.39%、73.66%、85.84%和91.16%。其短债规模上升较快,2017年至2019年,华住集团的短期债务分别为1.31亿元、9.48亿元和84.99亿元。截至截至2020年6月30日,华住集团的短期债务为58.21亿元。

上市融资对于缓解华住集团当下的现金流压力有较大帮助。需要注意的是,华住的业务及运营主要位于中国和欧洲,大部分收入来自中国国内的商务及休闲旅行客户,欧洲疫情存在二次爆发的可能,华住集团的国际化战略以及欧洲的经营均将存较大不确定性。

针对机构的做空报告,华住集团于22日早间紧急公告回应称,称基于对报告的初步审查和评估,公司认为该报告没有依据,它包含许多错误、未经证实的陈述以及对公司业务和运营的误导性结论。

机构做空 陷财务造假疑云

2020年,对华住集团来说异常艰难。除了机构的做空,曾一路高歌的华住集团,发展势头被疫情中断,持续亏损,短债规模快速增长,现金流承压;欧洲疫情存在二次爆发的可能,面临系列不确定性,上市“补血”,华住集团能否成功“自救”?

系列问题待解,偏逢做空机构的财务造假质疑,华住集团能否迎难突围,重回赛道,有待时间检验。

博尼塔斯研究公司认为华住集团通过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隐瞒了经营费用,从而人为地夸大了华住的报告利润。此外,根据沽空机构计算,华住在2019年资产负债表上的造假利润为20亿元人民币(合3亿美元)。

据华住集团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受疫情影响,华住集团2020年一季度收入为20.13亿元,同比下降15.7%,归属于公司净利润为-21.35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114.15%,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为-13.46亿元。该组数据对比2017-2019年数据出现明显下滑。

对于募集所得款项用途,据华住招股书透露,约40%将用于支持公司的资本支出及开支,以加强公司的酒店网络包括新酒店开业以及现有酒店的升级及持续维护;约30%将用于偿还公司于2019年12月提取的5亿美元循环信贷融资的一部分;约20%将用于增强公司的技术平台,包括公司的华住会;约10%将用于一般公司用途。

沽空报告指出,中国商务部(MOC)的注册显示,截至2019年,仅存在3,020家独立特许经营商,比华住报道的4,930家经特许经营(特许经营)酒店少37%。?

刚过去的赛季里,诺伊尔表现出色,他力助拜仁夺得了三冠王荣誉。

2017年-2019年华住集团酒店净增长幅度居全球所有上市酒店集团之冠。同时,截至2020年6月30日,华住集团正在另外开发2375家新酒店。

用杠杆撬动规模的快速增长,同时在疫情下公司实现持续扩张,对公司的融资能力和资金回笼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据酒店经营许可证显示,华住集团秘密控制了1952家酒店(约35%),而华住集团声称,截至2019年,它仅经营688家酒店(12%)。